圖為張夕春正在建立村民健康檔案。
  天山網訊(伊犁日報記者張靈攝影報道)40多年前,23歲的山東小伙張夕春來到新疆伊寧縣維吾爾玉其溫鄉上阿山於孜村。擁有高中學歷的他成了當地的文化人,當時由於農村教師奇缺,張夕春成了一名人民教師。兩年後的一件事改變了他的選擇。
  1975年10月的一天夜裡,張夕春的一名學生突然發高燒,不停地抽搐,家長情急之下找他幫忙。張夕春哪裡懂得治病救人,只好趕著毛驢車連夜把孩子送往離村子最近的墩麻扎鎮醫院。到了那裡才發現大門緊鎖沒有人值班,等到了縣醫院天已經亮了,年僅11歲的孩子卻永遠地離開了……
  這件事對張夕春觸動很大。他想,這麼大的一個村子沒有一個鄉村醫生,交通又不方便,萬一再發生這樣的事情該怎麼辦張夕春考慮再三,最後作出了棄教從醫的決定。張夕春自費到伊寧縣人民醫院學習了兩年,畢業後,正式擔任上阿山於孜村的“赤腳醫生”。他給鄉親們看病,不管是本村村民,還是外村百姓,總是隨叫隨到,而且從來不收出診費和診療費。他這一干就是37年!
  作為一名普通的鄉村醫生,張夕春心裡惦記的、腦子裡想的、眼睛里看到的全是病人。在基層醫療衛生崗位上,他傾註了大半生的精力和心血,一心一意地守護著當地群眾的健康。
  兩元錢也能治好病
  6月26日,在上阿山於孜村衛生室里,張夕春正埋頭寫東西。他的眉毛、頭髮有些花白,臉黝黑,眼睛里有少許的血爽精神卻很好,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張夕春的電腦桌上擺放著一束紅色的絹花,被一個透明的塑料袋罩著。這是村民努力阿紅的妻子努麗曼送來的,也是衛生室里唯一的裝飾品。
  整個衛生室除了一臺電腦和冷鏈設備外,其他設備都是張夕春個人添置的。2009年,上阿山於孜村衛生室作為全縣首批新建村級衛生室投用,張夕春添置了四張病床、電腦桌、輸液架、紫外線燈,換上了新窗帘,購買了取暖爐,儘量方便群眾看病。
  張夕春對村衛生室現在的條件很滿意。1977年他剛當上村醫那會,衛生室就設在村委會辦公室的一間土房子里,除了一張榆木桌子和凳子,沒有一件醫療器材。張夕春買來體溫計、壓舌板、聽診器等給村民們看病。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大多數村民都不富袁張夕春盡可能讓病人花最少的錢把病治好。比如,有個病人因感冒引起上呼吸道感染,可他口袋里只有兩元錢,怎麼辦張夕春就會這樣給病人開藥:一板阿莫西林一元,加上五角錢的傷風膠囊和五角錢的阿司匹林,同樣把病給治好了。病人要實在沒錢,就減免或者打欠條。
  維吾爾族村民努力阿紅幾年前因為胃潰瘍和胃穿孔先後做了兩次手術,醫葯費高達兩萬元,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還欠下了債。1993年,努力阿紅又因車禍住進了醫院,讓這個本就貧困的家庭雪上加霜、一貧如洗。努力阿紅家人去看病,張夕春不僅全部減免了費用,還出資給他們家購買了一輛三輪摩托車。2003年,張夕春又資助努力阿紅開起了商店,開業時還給他送去了一臺冰箱。努力阿紅一家漸漸走上了致富路。
  哈薩克族村民納克斯百克患有風濕性關節炎、高血脂等疾病,需要常年用藥,不能從事體力勞動,家裡唯一的兒子也在2012年的一場車禍中去世,留下年僅3歲的孫子。失去兒子的痛苦讓納克斯百克一病不起,輾轉幾家醫院都因為沒錢而將她拒之門外。最後,納克斯百克和丈夫找到張夕春,跟他商梁“家裡現在拿不出現錢,能不能先欠著”張夕春二話沒說就為她診治。
  這兩年,張夕春為納克斯百克家義務出診上百次,免去了上千元的藥費。納克斯百克逢人就說:“雖然我們失去了兒子,但上天可憐我們,又為我們送來了一個漢族兒子。”
  資助困難家庭300餘人次
  在女兒張鵬的記憶里,家裡的抽屜裝得最多的是欠條,“現在還有上萬元的欠條,都已經發黃了,有些字跡也模糊了,爸爸說家裡最困難的時候都熬過來了,那些欠條還提它乾啥”
  張鵬是家裡的老二,她還有一個姐姐、一個妹妹。來看病的人都說爸爸是個好醫生,可在她眼裡卻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父親把時間都花在了病人身上,苦了母親一個人,既要照顧姐妹三個,還要乾家務、種地。初為人母的張鵬現在體會到當母親的不容易,也能理解父親了,她說:“他是把村醫當成了自己的事業在乾。”
  張夕春在心中對三個女兒也有著愧疚。有一年,因為病人動手術缺錢,他把三個女兒上學的學費借了出去—學因為沒錢交學費,女兒都不願意去學校。那年中秋節,年幼的小女兒張濤的一句話讓他至今很自責,女兒說:“別人家的孩子吃一個月餅一元錢,我們吃的兩毛錢。”
  可每次看到病人無助的神情,張夕春仍然很大方。村民古麗切木雙目失明,體弱多病,沒有經濟來源,還有一個80多歲的老母親需要照顧。對於這樣的家庭,張夕春不僅為其減免藥費,還經常在生活上給予幫助。村民哈邁家庭困難,1998年他的父親又被診斷為食道癌,一家人的生活都難以維持,更談不上支付高額的手術費用〈到這樣的情況,張夕春為哈邁家免除了3000多元的欠款,還送去了藥品。
  1993年,努力阿紅家蓋新房缺資金,張夕春把自家2000多元的積蓄送了過去。第二年,張夕春家的土房子漏雨實在厲害,又到處借錢蓋房。房子蓋好了,卻沒錢刷白。現在,三個女兒都大學畢業有了工作,家裡的房子也沒粉刷。“以前是沒錢,現在有錢了,父母年紀大了,他們也懶得再刷白。”張鵬說。
  37年來,張夕春資助困難家庭300餘人次,減免費用十多萬元。
  村民們不知道該怎樣表達自己的謝意,杏子熟了,首先給張夕春家送去一筐。2013年冬天,張夕春感冒發燒一個人在家,努力阿紅連續照顧他一個星期,每天讓妻子把飯做好送過去。
  有人來接班了 才能放心退休
  2012年3月,由於家裡電線短路著火,張夕春90多歲的母親在這次事故中去世,張夕春腦部也受了傷,後背大面積燒傷。張夕春承受不了失去母親的傷痛,精神受到刺激躺在了病床上。妻子於韶華一邊料理母親的後事,一邊照顧張夕春∩他醒來的第一句話是:“孩子的糖丸還沒發完,我不能休息。”於韶華急得眼淚都出來了,趕忙阻攔他起床:“都啥時候了,你還要不要命了”於韶華說什麼也不讓他去上班∩張夕春在床上只躺了13天,鄉衛生院批准他一個月的假也沒休完。張夕春說:“我休息了病人怎麼辦還有幾百人沒有建立健康檔案,糖丸也沒有發完。”就這樣,張夕春堅持走街串巷、挨家挨戶地為兒童發糖丸、建立村民健康檔案,有些家庭需要上門兩三次才能完成。
  對於高血壓患者,每3個月需要進行一次隨訪。村裡有幾個這樣的病人,張夕春比誰都清楚,每次還不到規定的時間,他就主動上門隨訪,針對病人目前的情況進行指導。終於有一天,張夕春倒在了回家路上的一條溝里。
  這些年,有的鄉村醫生轉正到了鄉鎮衛生院,有的甚至改行做起了生意,64歲的張夕春卻始終堅守在鄉村醫生的崗位上。2012年,伊寧縣鄉衛生院準備給他調動工作,他拒絕了;伊寧縣人民醫院五官科聘請他去當醫生,他也沒去。這對別人來說,都是難得的機會,可他都婉言謝絕了。
  張夕春說,他的醫療技術要是放在大城市根本不值一提,大醫院里有本事的好醫生很多。但在這個缺醫少藥的鄉村裡,病人到城裡看病不方便,有他這樣的醫生在,能及時進行處理,這就為病人爭取到了救命的時間,就能保命。
  今年,張鵬利用回家探親的機會,準備把年邁的父母接到西安享清脯張夕春還是像以往一樣回答女兒:“只要病人需要我,我就一直幹下去。等有人來接班了,我就可以放心地退休了。”  (原標題:新疆伊寧縣:給鄉親們看病37年的“赤腳醫生”)
創作者介紹

鄧麗欣

hr26hrqxd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